除非真相被揭示
  我們個人的
  渺小的末日來臨
  否則我們不會
  讓晦暗的嘆息墜落
  到肚臍眼的高度之下

  除非有詩,或者
  除非剖取自你腦中的
  子彈在每個夜晚流瀉音樂
  否則我不會鬆開手
  不會
  又讓嶄新的空白
  獨自吞下再一次的死亡

  但如果,
  如果那一日終須到來
  字句是支離而狂熱是虛幻
  我只好帶著你
  我們的紙和筆
  遠遠,
  遠遠地逃開







berryfiel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