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日光刻蝕的歧路花園 (6)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應該是在兩個月前的某個星期天吧,為了一個會議不得不在早上九時前趕到辦公室;雖然下雨,還是先轉個彎繞進花市,抓了幾棵花草,強迫那纖細的枝葉催眠我:「你是出門來買花分給大家看的,不是來上班的。」欺人可以單靠自己,自欺可就需要一些轉化氛圍的道具,那些花草就是身負這樣的重責被我帶進辦公室樓下的小庭院,其中包括三盆大波斯菊,雲白、粉紅、嫣紫,盛放的、半開的、含苞的。

berryfiel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berryfiel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一個月前在花市買的

berryfiel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為什麼過了這麼久,埋在小盆裡的草莓還是沒有生長跡象呢?

事實上,她們入土沒有幾天,F就問我:「你的草莓真的還在土裡嘛?」
「怎麼這樣問……」我一邊澆水,一邊漫不經心地回她,心裡也有點疑惑,好像不該過了這麼久還不發芽。

berryfiel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任性」迷迭香,現在的位置在檸檬天竺葵身旁。

不論在哪裡看到的迷迭香,都乖巧地筆直往上生長,沒有像他這樣子隨意扭動、往四面八方伸展的,似乎他根本不在意光來的方向,每根枝椏各自有著不同的目標,向著不同的未來,作著不同的夢。

berryfiel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蹲在門口,把草莓暗紅色的果實剪開。

上個星期採下來以後,就一直躺在冰箱裡;形狀的關係,偏瘦長,扭曲著,分布幾處深陷的溝紋,我失去吞下他們兩個的興致。讓這種形狀有著很大缺憾的果實長大,是我錯誤的選擇嗎?

berryfiel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