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天的雨太過適合憂鬱以至於
除了憂鬱我無法裝載其他狀態以至於
懷疑憂鬱作為一種情緒狀態是否擬仿或抄襲冬天的雨。
透過觀景窗看見的世界
偏執地冽冽發藍
以至於
在雨中僵冷的腦漿想像不出還有什麼比起憂鬱更





適合入冬的雨天也許是
血肉被荒蕪啃蝕之後
只剩下骨架隔開不斷往下沈落的天空的重幕
或者有可能是




一個就像是火車站但並沒有火車會來
也沒有乘客等待
的廢墟
既像是沒有記憶會來的終點又像是
沒有未來會從這裡出發的起點。




我們只能躲進雨裡
因為廢墟的周圍還是廢墟。
比起一個像火車站的開放的廢墟
一個門窗完整
光線伸長手指也無法觸及的廢墟
更加孤僻

「我們不需要光」他們說
「因為你看那些充滿光的屋子」




「他們要不是沒了屋頂」




「就是被裝上發光器具為人類照明」




「如果可以選擇的話,我們連窗戶都不想要
就站在這裡
雨天裡貫徹雨天的憂鬱
晴天裡貫徹內裡黑暗的屬性
向天空生長但是不想碰觸天空
在高處俯瞰城市雖然只看見塵埃
繼續在這裡等待就算不知道未來有什麼會來」





berryfiel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Niki
  • What a well written post! The photos are absolutely amazing as well, where did you take them? I always appreciate these melancholy photos and posts :)
  • berryfield
  • to Niki:
    It's 華山藝文園區 in Taipei.
    I love the atmosphere there and I'm glad you appreciate this post! Thank y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