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Tetsuwan Dash!!
「 陸路vs川下り どちらが早く海まで出られるか!? 」

  關於DASH這個單元的圖片我已經做好兩個星期了吧,可是卻一直懶得寫repo;本來想像過去一樣,就這樣算了,不過又想到如果不寫的話,整理那些圖的時間就白費了,所以還是寫一下吧。

  這應該是繼上回冬季大賽之後第一次的「?與大眾交通工具的對決」。這個「?」裡的交通工具非常多元化,譬如上次達也和阿茂在冰天雪地裡的比賽,就是「雪橇與大眾交通工具的對決」,這雪橇可不是電動的,而是讓狗狗來拉的那種喔,非常酷(當然,這麼酷的交通工具一定是由達也負責的,阿茂光是對付大眾交通工具就快要沒力了啊)。這次的夏季大賽由達也和智也負責,地點是黑部川上最後一個水壩---距離出海口23公里處的宇奈月水壩。

  水壩是智也最喜愛的建築物,好幾年前,TOKIO曾為了工作到美國西部出外景,少年智也趁著大家到Las Vegas觀光的時候,一個人脫隊去參觀胡佛水壩。真是個可愛的孩子對吧?英文那麼破還敢一個人玩耶。

  本段節目開始,長瀨站在礫石河岸上,背後就是宇奈月水壩,「啊,這是最棒的景色呢~~」智也一邊深呼吸一邊說。就在這時候,背後有人叫他的名字,一回頭,就看到達也划著獨木舟過來(當然是改良式的獨木舟,請不要想像成一段樹幹中間鑿了洞的那種獨木舟):「喂,長瀨!對決!」原來這次的主角是獨木舟啊。經過上次和阿茂對決時的壓倒性勝利,達也這次更是信心滿滿,何況在夏日划船,看起來比在暴風雪中駕駛雪橇輕鬆的樣子。

  兩人照例在節目道具組準備好的「START」布條下擺好姿勢,長瀨瞪著達也,在鏡頭前作出一張非常恐怖的表情,有如想把對手一口吞下的怪物;達也則是一臉平靜,完全不想理他。更好笑的是哨音一吹起,兩人分別往各自相反的方向走去,長瀨又立刻恢復正常,用很像小孩子撒嬌的聲音回頭向達也說:「じゃあねぇ!」跟剛才那張臉的落差實在大得驚人。害我有股衝動想要把他推倒在河岸上。

  開始時智也沿著河岸跑,達也也猛力地划著他的小舟;這段水深流急的河道對達也而言是個好的開始,而智也則很快就遇到大小石礫遍佈,還必須涉過小溪流的岩場,只好不甘心地看著達也乘波遠去。(不過不久之後,就到了水勢險急的河段,達也雖然把船控制得很不錯,但是跟在後面的導演卻翻船了……當然沒有受傷啦,還被達也和其他工作人員取笑了呢。)

  接下來,智也來到附近的小鎮上,經過宇奈月的溫泉街,走到有點像歐式木屋的宇奈月溫泉站。查看地圖,發現這段富山地方鐵道到了愛本之後,就轉了個彎,不再沿黑部川走;由於比賽的終點是黑部川入海處的芦崎海岸,於是他決定先坐電車到愛本之後再換別的交通工具,以免離目的地越來越遠。在電車來前還有半個小時,智也非常高興地走到車站前面一個小小的足湯;這種溫泉真是可愛,在路邊建個小涼亭,亭裡是淺淺的溫泉池水,讓偷得片刻之閒的居民們隨時可以坐下來泡泡雙腳;我洗澡的時候都常常忽略掉一直辛苦支撐著笨重身體的雙腳,隨便用泡沫搓幾下就算了,相較之下,隨時能夠讓腳享受溫泉的居民們算是很懂得照顧自己的腳吧。


  上了可愛的電車之後(車體上半部是銘黃色,下半部是深綠色,看起來很樸拙,而且有懷舊的味道,有機會希望可以去坐一下這條線的電車),智也很高興地看著窗外的黑部川,無意間竟然看到河面上英勇地與急流戰鬥的達也,而且行駛中的電車很快就把他拋在後面。雖然這只是暫時性的勝利,智也還是很開心地,拿出他的午餐----鱒魚壽司來慶祝;這應該算是押壽司吧,壓製的容器是圓形的,所以壽司看起來像個蛋糕般,雪白的醋飯上覆著一層粉紅色的鱒魚片,看起來真美。智也用小刀子把它分成好幾瓣,一瓣一瓣地吃得心滿意足,還不忘記說聲:「ぐっさん,ごめねぇ~~(達也,對不起....)」工作人員在官方網站上補充,因為太好吃了,以至於智也吃了好幾片以後,才發現壽司底下墊了小竹葉,還很疑惑地問大家:「竹葉....不用吃掉吧?」……雖然很可愛,但還是有點欠打的感覺,因為達也一直到比賽結束為止,都一直在划船,沒有吃東西呢。


  愛本是個非常小的車站,月台上站著白色的「愛本」木牌,讓人想起小時後坐火車去外婆家的時候,要搭慢車才會經過的小站。出了車站,眼看沒有什麼大眾交通工具,智也就沿著黑部川走;走著走著,赫然發現路邊出現一個詭異的黑色隧道。這隧道非常窄,大概只能容兩個人通過,右手邊每隔一公尺左右就會有個小窗,左手邊的牆上則可以看見日光燈管(當然因為現在是大白天,並沒有開燈),原來這是在下雪的季節供行人使用的通道。智也不知道為什麼這麼害怕,一直彎著腰走路,還不時回過頭問攝影師說:「往回走好嗎?」真的好好笑,明明走進去以後感覺比想像中亮得多;不過恐怖的是,智也看見牆壁上停著一隻巨無霸蜈蚣(大家都說是蜈蚣,可是我覺得長得有點像蠍子,很邪惡的樣子),怕得他腰都直不起來,不時以為背上爬了什麼不明蟲類,自己嚇自己,一路駝著背走向隧道終點。


  重回光明之後,智也順利找到公車站牌,可是……這實在是個太小的小鎮了,竟然一天只有早晚兩班公車,所以智也沒辦法,只好繼續沿著黑部川走。走著走著,到視野比較開闊的地方,又看到達也划著小舟過來;原來經過這段步行之後,剛剛利用電車贏過達也的部分已經被他追回來了。長瀨再次展現帥哥跑步之姿,奈何水流還是比他的腳程快,達也一邊哈哈大笑一邊划著船,輕快地拋下河岸上有如一個小白點般的智也遠去;而跑不動的智也非常孩子氣地站在路邊大喊:「絕對會追過你的!!」


  接下來,智也在路邊田裡終於發現一個老先生,向他問了最近的車站,打聽到一個名叫「梔屋」的電鐵站。這也是個坐落在田野間的小車站,智也看了路線圖,買好「梔屋~電鐵黑部站」的車票;電鐵黑部站果然像名字一樣,是個大得多的車站,慢慢地讓人有種「從鄉間回到都市」的感覺。在車站外不遠的地方就有公車站,智也拿出地圖,指著比賽的目的地「芦崎海岸」,詢問一個像司機的人;這位像司機的人建議他坐20分後出發的公車到「生地大町」,智也還撒嬌說「只有我一個人坐,可不可以早點開呢?」哈哈,當然是不行的,就算是個小城鎮,公車還是有公車的規矩啊。

  到了生地大町,智也很開心地按鈴下車(智也很喜歡按鈴,有看過TBS去年幫TOKIO作的京都旅行SP的人應該會注意到吧)。在安靜的街道上走著,不久智也就發現一個小小的湧泉水道旁,有幾個歐巴桑在洗衣服;他又拿出地圖,蹲在歐巴桑旁邊詢問大眾交通工具的事。歐巴桑好像有點不太好意思地低著頭(大概是不習慣攝影機吧)告訴智也,走到黑部市社區中心,可以借腳踏車騎過去。

  接下來是我的「本集推薦Best Shot」。Dash不像連續劇或談話性的綜藝節目,因為注重的是行動的部分,很少拍到人物的臉部特寫,所以雖然TOKIO他們在作的事情很容易讓人感覺「啊,真是超帥的男人」,但是卻很不容易抓到很帥的臉部特寫畫面。在這麼困難的條件下,還是被我抓到這個鏡頭,嘿嘿,智也現在蹲在泉水出口,拿了小杓子接水,仰起頭來咕嚕咕嚕地大口喝下,然後很滿足地放下杓子,看著站在他身後的好奇小男生說:「很棒。」啊,看看看看他喝水的動作和表情多麼帥卻又多麼地自然,真不愧是拍過咖啡廣告、啤酒廣告、發泡酒廣告、檸檬紅茶廣告的明星啊。

  唉,真帥。小男生看得都呆住了。(其實他只是想看看這個笨蛋到底在幹什麼而已?)

  喝完水,增加80%的戰鬥力後,智也走進社區中心,填好表格,借了一台腳踏車。這腳踏車對智也來說好像有點小,不過當然還在可接受範圍內,比起去年在列支敦斯登大公國租的那台「小人用腳踏車」,這台實在是太好騎了。智也騎上車,在田野間風馳電掣,感覺十分暢快;他真的很喜歡騎腳踏車,每次看到他騎上腳踏車就很開心的樣子(不過,像過去那樣100-120公里的比賽中受傷或感冒發燒的時刻例外)。

  決心以最愛的腳踏車贏得最後的勝利,在這時候卻遇到了阻礙---智也正要騎上一座小橋,卻發現伴隨著「叮叮叮叮」的警示聲,竟然有根細細的柵欄放下來擋住了去路;智也疑惑地看著這明明沒有電車會通過的地方,變得跟平交道一樣,接著很快地,就驚訝地大叫「橋在動了!」原來這是日本第一座「會轉動的橋」,為了讓漁船通過河面,這座橋設計成活動式的,不過和歐美常見那種從中央分成兩截然後往上開啟的橋不一樣,它是像門一樣往旁邊轉的,非常有趣。等到漁船通過,橋回到原位,智也才能夠繼續接下來的路程;這段時間似乎頗長,所以他臉上的神情越來越凝重的樣子。


  不過,達也也到了行舟不易的河段。大概在接近出海口五公里處,這段黑部川上布滿淺攤和石礫,無法順利前進,達也三不五時地被礫石灘卡住,要抬著自己的獨木舟涉過淺水處。不知過了多久,這次請到的獨木舟顧問拉著自己的船過來跟達也說,附近有一段人工開鑿的支流,水深而且速度快,如果受不了這裡的速度,可以去那邊試試。達也當然選擇了速度快的支流,於是一行人拿著自己的小舟跟著顧問往那個水道走去。這段人工水道的流速果然很快,有點像主題遊樂園裡面的急流峽谷,看起來很刺激;達也在這邊划得非常有勁兒,沒想到在這麼接近出海口的地方,還可以享受到這種和急流拚搏的快感吧。

  接下來的戰況漸漸白熱化。當智也穿過跨越出海口的大橋,騎往比賽的終點,達也也正划在寬闊的河口,眼前已經看得見大海了。智也的最後一段路不太順利,因為是海邊的沙地,腳踏車幾乎不太能騎,加上他一邊騎,一邊又看見達也的獨木舟划過來了,更緊張地一直「慘了慘了」叫個不停(有夠吵);不過到最後,他還是克服了沙地,奔向終點,向著海面上的夕陽高舉雙手,大喊:「贏啦!」接著,又帶著攝影師和工作人員們跑到岸邊,迎接輸得很不甘心的達也。達也今天一共划了23公里,費時五小時56分,智也的路程則計有32公里,費時五小時55分……難怪達也會這麼不甘心,他只比智也慢了一分鐘而已。唉,不過既然輸了,也只能看著那個不識相的傢伙把他的槳拿去玩,像小孩一樣朝空中揮舞著,擺出勝利者的姿勢,完全不體諒辛苦划船卻輸了比賽的達也心情是多麼地鬱悶。


  比賽好不容易結束,達也可以去找個地方好好吃一頓了。通常出完辛苦的外景以後,都會跟工作人員一起吃點豐盛的吧,這就意味著,智也又可以再吃一頓,而且,我猜想他應該不會付錢的。





berryfiel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