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容後再補)

  接著,讓我們繼續融入主線吧。龍二最近的煩惱是,在Dragon Soda打工的Lisa因為三個月沒有拿到工資,和他大打出手以後憤而出走;Lisa甚至每天紀錄「ブスmemo」,把龍二罵她「醜八怪」的次數記下來,「我真的很想殺了你耶!」還對龍二拳打腳踢一番。龍二沒想到平常乖巧的Lisa,發起脾氣來這麼恐怖,他認為這應該和Lisa的人渣男友有關,可能對方又給她金錢和精神上的壓力了,於是他拜託虎兒去調查這個人渣男。

  虎兒沒有答應,因為他自己最近實在有夠忙的。沉迷於落語中,對他夜間的討債工作好像發生了一點微妙的影響;他帶著「見習」的銀次郎去討債,在三個月前被虎兒說「又不是高見澤俊彥」的銀次郎,看起來相當有進步,已經有一點黑道的樣子了,可是坐在一旁的虎兒,還是滿腦子《芝浜》,不時天外飛來一句「芝麻濱」這樣的冷笑話,連銀次郎都忍不住對他大吼「拜託你當黑道的時候就專心當黑道好不好!!!」

  除此之外,虎兒還有個額外的麻煩:組長最近察覺到自己的寶貝兒子有點奇怪,經常帶人形燒之類的淺草土產回家,沒事天天買這種騙觀光客的東西回來幹麻?不知道是交了女朋友還是別的原因。於是虎兒奉命調查銀次郎的秘密;最後問出來,銀次郎是愛上了一個巴士導遊小姐。虎兒以為這樣就沒事了,不過是愛上一個巴士導遊,沒什麼大不了嘛。

  另一方面,被人渣男友以死相脅,非得儘快弄到一筆錢不可的Lisa,回到沒有人看店的Dragon Soda,竟意外撿到一個有錢人的錢包,裡面塞滿了大概有一公分厚的萬元大鈔,頓時心花怒放,覺得前途光明又燦爛。是誰把不小心錢包留在Dragon Soda呢?我們都知道,那就是銀次郎的錢包;這時候他正和虎兒一起討債中……。山崎虎兒,這位新宿流星會的「精英」,日本黑道界的中堅,正在逼迫眼前的債務人聽他練習講《芝浜》,當然是講得零零落落,還常常要翻書來看,債務人的太太都忍不住小聲地說:「我想,直接用唸的應該會比較快喔。」虎兒雖然不爽,這次的演說卻帶給他一個新發現:沒錯!這個故事根本就不合乎社會現實,現在的人撿到這麼多錢,誰會把它交給警察?吞了也没人知道啊!這時候,也讓坐在旁邊的銀次郎發現……錢包不知丟哪裡去了啦!

  這天早上,虎兒就向師父提出自己的疑問,故事內容和現在一般人的生活有這麼大的落差,學不好也是理所當然的啊!師父認為這話也有道理,要把《芝浜》整個故事完整地呈現出來,對虎兒的程度來說,實在太難了,不如就讓虎兒找出自己在《芝浜》的故事裡面最感動的地方,然後把自己最想表達的訊息,用自己的方式傳達給觀眾。虎兒聽到師父的指示,頓時眼睛一亮。

  這回小虎上了高座講《芝浜》,一開始還真是有模有樣,讓台下的辰夫和半藏都大感意外,以為小虎就此開竅;可惜好景不常……不知道從哪裡傳來一陣手機鈴聲,讓小虎瞬間呆住。辰夫和半藏正想幫小虎抓出元兇,沒想到----小虎從浴衣的袖子裡拿出手機:「啊,不好意思,是我的是我的。」就大剌剌地開始和龍二通起電話;講完了,竟然還對觀眾說:「不好意思啦,從現在開始改成震動。」然後自己剛剛講到哪裡了呢?這個……忘啦,那就從記得的地方開始再講一次吧!……這時候,台下狂翻白眼的觀眾再也受不了,紛紛用鄙夷的眼光看著虎兒,憤然離席了。

  龍二為什麼急著找虎兒呢?原來是想找他來一起勸Lisa,快離開那個糟糕的男人,不要再讓自己繼續作男人運很差的女生了,要找個有錢又溫柔,又懂得珍惜自己的男人啊。Lisa雖然喝得醉醺醺,但仍然聽從了勸告,決定開始新的人生,本來想把撿到的錢佔為己有,現在也決定交給警察。踏著酒醉的步伐,Lisa在半夢半醒間來到警察局,就這麼正好地,被剛剛從警察局中出來的銀次郎撞倒在地,不論是偶然或巧合,Lisa總算得以親自把錢包還給銀次郎;當銀次郎從Lisa手中接過錢包,這姑娘真是笑得花枝亂顫啊,因為在她迷濛的雙眼中,看見了一個舉世無雙的白馬王子,白色的電流,通過Lisa的手,漫流到她的頭頂,不但閃閃發光還劈啪作響,唯恐銀次郎不知道眼前的少女已經被他電得亂七八糟。

  另一方面,轉往第二攤的虎兒和龍二就沒有這樣的羅曼史了。兩人在半藏的小攤子繼續喝,也許是話題太過嚴肅,氣氛越來越沉重。

  「龍二,繼續說落語吧,你這麼有天份。」

  「是我爸叫你來說的嗎?」 
  
  「我看你在服飾店也是愛作不作的樣子,是真的喜歡衣服才開店的嗎?」
  
  「是為了逃避落語?還是逃避你爸爸?」
    
  「因為喜歡而去作一件事,有這麼了不起嗎?當喜歡的東西忽然變得不喜歡的時候,再去找另一個喜歡的東西不就好了?」
  
  「你自己又是怎麼樣呢?你真的喜歡落語所以才想學的嗎?或者只是當黑道的討債討膩了,為了逃避才來學落語?」
  
  「我才不要用像你這樣半吊子的態度做事呢。我就明白地講好了,混黑道的要想成為落語家,根本不可能。」

  虎兒非常生氣,事情根本不是這樣的!!他要是有龍二那樣的口才,也可以很快地反駁他;但他就是很笨,只是一個不學無術的流氓而已,要是生氣的時候,就只會直接發飆。於是他用力把龍二推倒在地,把碗盤往身後摔,還把半藏的攤子整個翻倒,熱湯流到夜晚冰冷的地面上,嗤嗤作響,水蒸氣瀰漫在黃色的燈泡周圍,看起來好像著火了一樣。虎兒對地上的龍二大吼:「你對我根本什麼都不瞭解!!」不知道怎麼讓龍二瞭解他,所以虎兒也只能這樣怒吼而已。心痛的半藏,不斷大喊著:「賠錢~~你給我賠錢~~」虎兒隨便從口袋裡掏一張鈔票出來丟給他,就像陣暴風一樣地離開了淒涼的災難現場,留下無辜受害的半藏,和仍坐在地上若有所思的龍二。

(未完待續)






berryfiel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