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容後再補)

  坐在一個人也沒有的白色沙灘上,賣魚的阿熊抽著煙,在清晨的涼爽空氣中,看朝陽的光芒從雲靄之後綻放,美麗的海景和工作開始之前的悠閒氣氛,舒服得讓他幾乎打起瞌睡;用海水洗把臉,卻發現腳邊躺了一個錢包。

  在《芝浜》這個古典落語中,懶散的阿熊在海邊撿到一大筆錢,開心地回家請朋友大吃大喝;酒醒後的第二天,卻發現錢包不見了,妻子告訴他:「根本沒有什麼錢包啊,你是在夢裡撿的吧。」阿熊愕然,不但發財夢碎,還發現只想不勞而獲的自己多麼荒謬;從此戒了酒,努力工作。幾年經過,阿熊的生意越作越大, 終於在事業上有所成就。

  這時候,妻子才告訴他,其實幾年前的那個早上,她說了謊。看到阿熊撿了錢包回來,妻子擔心會被告發----因為如果把撿來的錢私吞,是會被當作盜賊治罪的,在江戶時代,偷竊十兩錢以上就是死罪。於是她偷偷將錢包送到官府,並且讓阿熊以為自己撿到錢的事情,完全是一場夢。妻子為了這個謊言向阿熊道歉,阿熊卻說:「不需要道歉,如果當時我佔用了那些錢,說不定已經身首異處,更不會有現在這樣的成就,我應該感謝你才對啊!」

  《虎與龍》的第一集,就以《芝浜》為主題展開。在《三枚起請之回》後的三個月中,山崎虎兒過著「白天學落語,晚上討債去」的雙面生活;雖然學習的熱情更加熾烈,卻似乎還是不太能夠進入狀況;虎兒的落語程度究竟有多差呢?差到當他在台上演出《壽限無》的時候,連男主角的名字都記不完整,害得台下捧場的辰夫(蕎麥麵店老闆)和半藏(賣天婦羅的)為了小虎想不起來的地方是「ポンポコナーのポンポコピー」還是「ポンポコピーのポンポコナー」拌起嘴,台上的小虎竟然不耐煩地說:「隨便哪個都好啦!」啊,觀眾都被他氣死。

  承襲《三枚起請之回》中的手法, “插述時代劇”與 “主敘事線”之間交織層疊的敘事關係運用得更加巧妙、更不著痕跡。這天是師父「林風亭どん兵衛」上台說《芝浜》的日子,小虎為了對治自己糟糕的記性,準備了MD錄下師父的表演;在屏風後看師父說書的他,因為聽得太入神,覺得師父實在太厲害了,不知不覺中眼睛瞪得越來越大,嘴巴也越張越開,模樣十分愚蠢……(但是我覺得很可愛,哈哈)。

  對師父無限敬佩的虎兒,戴上耳機,就連走在路上都不斷聽著師父的《芝浜》,聽到專心處,還把舌頭垂下來往左搖…往右擺…往左搖…往右擺…(大概是想把舌頭弄柔軟一點,好學師父那樣「呃啦~呃啦~」地講話?)此時臉上的表情不只愚蠢,還有點恐怖,只至於路上行人都退避三呎。

  這樣努力學習《芝浜》的虎兒,連睡覺都戴著耳機,連在夢中都看到……咦,這個用力把他搖醒的傢伙,不就是師父嗎?虎兒揉著惺忪睡眼立刻起身說:「啊,對不起,師父……」定睛一看,哇靠,師父怎麼濃妝豔抹的,還穿著古代女人的裝束呢?虎兒被嚇了好大一跳……不對,這時候虎兒已經不是虎兒,而是《芝浜》裡面那個開魚店的阿熊了。隨著虎兒說書的聲音,兩人演了一段插入劇,當劇情進行到阿熊撿了錢回家,鏡頭切換到小T開的唱片行「高屎唱片(Takashit Records)」,虎兒一邊說著《芝浜》,小T一邊不耐煩地批評:「故事被你一講,就變得有夠無聊的!」

  怎樣才算有趣的落語表演呢?落語的天才龍二這時候實在忍不住,親身示範了一段《芝浜》。這裡照例要來一段插述劇,龍二化身成宿醉醒來的阿熊,無限驚喜地發現自己的妻子竟然就是----讓人魂牽夢縈的megumi!哇,好漂亮,臉好小喔,不知道是幾頭身?

  這個組合所演出的《芝浜》,是妻子正設法讓阿熊相信,自己根本沒有撿到錢的橋段;接下來的部分,就回到高屎唱片行,由龍二一人分飾兩角,以落語的說書方式繼續說(也許是為了增加畫面的變化以及新鮮感,後來又穿插どん兵衛高座表演的鏡頭,與龍二你一句我一句地,分別飾演這兩個角色)。故事還没說完,小T就已經感動到歇斯底里,抓住龍二的手興奮地大叫著:「大有趣啦!」

  以上這段「現實」與「故事」之間的交錯敘事,很有技巧地表現出:虎兒真的把所有心思都放在學落語上了,以至於連作夢都夢到《芝浜》,連夢裡的妻子都是師父的臉……(這簡直跟怪譚差不多);另外也暗示,龍二一定是非常喜歡megumi,所以才會在講落語的時候,把她幻想成自己的妻子。

  回頭看看《三枚起請之回》,第一次的交錯敘事很清楚也具體地,表現了虎兒如何在初次觀看落語表演的時候,就深深被感動,乃至自己也成了故事的一部分;但是第二次「高座/時代劇交錯敘事」的出現,是在虎兒初登台,因為表演得太差讓觀眾跑光,而謎樣的megumi在無人的情況下進場聽他說書時,虎兒口中那個送出三枚起請的江戶遊女,就變成megumi的樣子出現,這一段交錯敘事,就處理得遠不及第一次精采,很難看出其出現的必然性,事實上,我現在仍然想不出這一段交錯敘事要體現什麼樣的訊息,勉強要想出來的話,大概是「虎兒面對這個唯一肯聽他說書的觀眾,覺得她彷彿女神一般,於是不由自主地在恍惚間,把她幻想成故事中的女主角了」。

  再看《芝浜之回》,這段「高座/時代劇交錯敘事」的手法更加成熟,不但因為訊息傳達得更加明確,也因為同時進行的 “現在故事線”有三條之多----1.師父上高座表演,虎兒大受感動,2.虎兒努力想學好《芝浜》,走在路上、躺在床上都要聽MD,3.虎兒強迫小T和龍二聽他練習,之後龍二親身示範;此外, “時代劇故事線”也有兩條----虎兒和師父的組合,以及龍二和megumi的組合。因為交織在一起的敘事線增加,處理上更加複雜;然而這裡又處理得非常流暢自然,於是讓這段織錦更加精緻華麗。

(未完待續)





berryfiel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