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空生長著獠牙
嵌進死亡的藍色浮雕
不是我們被祝福的生
不是我們為了壯大而必須掩蔽的痛痕

那時我們佔據彼此的呼吸
層層親吻

灰塵閃爍在葉脈間
月光在水波的皺褶裡演奏星星的卵

那時我們喜歡誦詩在蚊舞的海岸
直到曙色洗去過度發酵的傷感

空曠已久的軀體依然拘泥於舊時的秩序
彷彿在等待空虛深處
一雙回應的手

比飽滿的沼澤更加潮濕的
無數月圓之夜。








berryfiel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