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你永遠不會理解。

對於這點 , 我每每感到
水銀灑落般的無奈

每一片段的風和
織在裡面的句子都帶有
雨過天青色的音節
當我迅速讀過
它們消失
像你吐出荒骨的無感的日子

排泄。對你而言重要但永遠重要不過
我。你說。

這個純淨透明的譬喻
讓我感到放心 , 想到
我已重要過你的排泄
不禁
讓我感到
十分
貼近








berryfiel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