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以為紀錄了你醒時的體溫
就封存了那在天空下思索著生與死的一片蔚藍

而原來我世界裡的萬事萬物都只為你呼吸
桌燈和牆都吸吮著日裡夜裡我長長嘆出的氣
唉我的臉頰上你死了的體溫
是我的天空裡我死了的驕傲,在我
讀著螢幕上每一行每個字的瞬間,成群落下

漂移在海面
我脫水的慾望是焚毀的漁船
而蔚藍原該是幸福
悠游的魚群該如詩

燈照不亮的,你的髮與髮間
憂傷堆疊

如果可以,你說
早就讓它們溶解於酒精的瞑眩
蒸發在我曾緩緩爬行過的白色海岸






berryfiel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