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我應該知道的是

當你觀察著這樣的解離
而我參閱著那樣的稀釋
雨水必然飽含雜質
但沉澱的暗雲不斷宣示自己對邪惡的永恆堅持

整個世界充滿裂隙
然而我們無處可去
只能眼看著病菌歡呼著跳躍著欣喜地繁衍滋生
同時知道
在這些看不見的裂隙之間
活著是多麼地不容易







berryfiel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