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夜你拾花一莖,默默在冷霧般的呼吸裡,冰藍
或透明。那時月光慘白如是如是,如一莖疏離而
纖細並有著雪般顏色的花朵一莖經你拾起於是夜

於是夜於是夜就走向了一條歧路通往冰藍或透明
將要溶於水的街道沒有了路標所有行人於是消失

是消失或是崩解的花瓣浮起,冰藍或透明的你的
漂移或我的游離我說我們還是睡在時光的刻度裡
等待香檳色的新星爆炸在你是夜拾起的一莖花裡





berryfiel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