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思念一隻蝴蝶嗎
  思念他掠過你的鼻尖時
  灑下的鱗粉嗎
  和陽光的碎屑,攪拌在一起
  我們的蝴蝶
  我們的蝴蝶
  在歌唱間拭去我們紫色的淚

  只銘刻下一枚黑顫顫的身影
  我們回去了
  關上門
  在闃暗無色中織錦

  你說這就是
  孤獨的懷疑論者的織錦
  即使在喜悅之中
  也無法織就
  喜悅的圖畫
 
  歌唱間蝴蝶仍在飛旋
  而我們乾燥僵硬的昨日
  都在黑暗裡無夢地睡著

  懷疑
  懷疑一直懷疑著懷疑著且持續懷疑
  是錯的是對的兩者皆非嗎太多了太少了
  該這樣嗎或是該那樣你覺得呢
  是不夠好吧或不夠多這樣想對嗎
  完整是錯誤的或是不可能的所以破碎是可以被原諒的嗎
  有可能嗎是理論上或是經驗上有辦法證實它嗎
  過去都錯了所以轉向相反的方向就可以變對
  或是一直筆直走下去讓錯的總有一天變對
  或是我們根本不能判斷所以我們不該思慮不該有所企盼
  我們應該安靜應該定止因為沒有能力沒有能力沒有能力

  能不能呢能不能呢然而能不能呢?

  看著它們的沉睡
  和我們
  再一次泌出的眼淚
  看著紫色因衰老而褪淺。
  然而能不能呢已成為多餘的問題
  然而生命已沒有多餘的氣力
  然而我已無數次無數次地錯過
  那經常拂過我總是蜷縮的翅膀
  悄悄往天空飛旋的神秘氣流

  那確實是我
  攤倒在灰敗的暮色裡
  酸腐如泥了




berryfiel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