疾走的秒針抗拒睡眠,
寫不出第二句詩的荒蕪靈魂
抗拒不了每分每秒降落在自己身體上的死亡
------它們只輕輕地覆蓋了一層,
比表皮的角質還薄,
卻已經太過沉重,
我不得不迅速衰老。

已經無能為力了,
對自己靈魂中一切都被耗盡的空寂;
但我不能不用完最後一點力量去保護的只有你,
你純粹的無邪的美麗。

事實是,就算我和你毫無關係,
我也不能鬆開已經酸痛無力的右手。
假裝我還是個被祝福的詩人,
假裝我還有機會讓我手心裡慢慢被具體化的虛無成為不朽。
我假裝沒有發現自己早就越過了界線,
而你早已經變成我身體的一部分,
變成我的宇宙觀,
我私有的起源神話裡唯一的人物。

所以,
我是冒著失去一整個世界的危險在愛著你的,
我是冒著可能失去生存基石的風險在愛著你的。
唯一能夠冀求的,
只有從你靈魂和身體裡發出的灼灼光亮;
你若被深深愛著我便感到溫暖,
你若感到幸福我便能置身天堂。







berryfiel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