遷居中
兵荒馬亂之際還有隻黏人的貓對著我若有所求地哀叫個不停
發起脾氣來還把他的水杯踢翻弄得滿地溼。

乾淨的貓砂盆,裝好一餐份貓餅乾的淺皿,
重新裝滿水的貓水杯,以我的觀點來看他應該什麼都不缺了
慕瀨安靜地睡在隔壁房間裡,只有雪寶繼續滿臉哀怨地看著我叫。

要是我知道他要什麼就好了
「雪寶,你還是說人話吧。」






berryfiel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