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又會是怎樣的一天呢?
  會是昨天的重複嗎?
  可悲的可憐的可恥的或可笑的?
  將有雨的或是日光燦亮的?
  是什麼在我腦裡死命旋轉?
   一些疑問詞,
  一些句子被截肢但仍黏附著效力頑強的虛無感,
  破碎的敘述,飽含水分的殘枝。
  重疊的陰影之間憂傷頹圮,失去了最後一點呼喚某個名字的力氣。

  城市在終止,在消失,因為失去了聚攏的力量。
  我如果夠容易滿足,應該,應該也可以就繼續這樣寫下去。

  還要多久,我還得繼續這樣低能並且無感下去?
  也許就是這一生吧,不會更長了。
  我沒有信仰也沒有堅定的意志,甚至丟失了我的詩,
  剩下的是與挫敗相伴的自我厭惡感,沒有顏色和光澤的無限。
  
  床在漂浮,但只打轉,什麼地方也不去,
  所以即使夢也只能被困在這一方陋室裡,
  太快地,在轉醒之前的剎那就被遺忘,
  沒有邊框,我只能向那個被風吹破的空洞裡張望。

  未能具現的情狀,耗竭在不斷重複的無能日子裡。





berryfiel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