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直記得兩年前來到東京時,從羽田往新大久保的途上,窗外不時會見到滿開的櫻花,密實而富有層次的各種白色疊染著,風吹過時花瓣翩然飛旋,讓只是站在車廂中,只能驚鴻一瞥的我瞬間目眩神迷。一個扎實地撞上腦門的衝擊----這是日本,這是日本,我到日本了。



∮∮∮

降落前幾分鐘,空姐透過廣播告訴大家,東京的地面氣溫是20度。嚇了一跳,台北很冷呢,而東京竟是20度。雖然省了把舖棉大衣從皮箱裡拉出來穿的麻煩,但身上的厚外套勢必要拿在手上了。

從飛機上下來,到成田的新航站還有一段距離,機場準備的巴士是有坐椅的。看到有坐椅的接駁巴士,大概有了心理準備,這段距離不會短,不過實際上卻是長得有點超乎想像,還上下坡起起落落,七彎八拐的呢,這個新機場,究竟有多大啊,坐了10幾分鐘的車,四周還是見不到看似航站的建築物。

U接了手機,是A打來的,她在尋找媽媽的路上。A當然不是來日本探尋身世之謎的,所謂的媽媽,是智也媽;過去都是用開玩笑的口氣說,下次去日本一定要找到智也媽開的店,跟媽媽好好聊一聊;我等了兩年才終於有辦法再次來東京,這次說什麼也要去找找看。有地址,有網路上下載的簡陋地圖,除非是地址的資訊錯誤,否則頂多是在人生地不熟的城鎮裡多走點冤枉路,不可能找不到的,我一直這樣想。A比我們早兩天到東京,決定先去找媽媽的店;S說,如果A真的找到了,我們再空出一天去拜訪媽媽;其實我的計畫是,就算A沒有找到那個地方,我也會想辦法抽時間過去的,絕對;如果連試都沒試過的話,我是不會甘心的。

拿了行李以後,直奔向京成電鐵的成田空港站。沒裝滿的行李箱只有12公斤重,搬運上十分輕鬆。天氣非常舒適,適合出遊的好天氣,溫暖的陽光和微涼的風;但隨後立即發現一個令我驚愕的事實,一路上,幾乎沒看到幾樹櫻花,枝頭光禿禿的,大部分是緊閉的花苞。這跟我預期看見的風景差異很大,因為我一直記得兩年前來到東京時,從羽田往新大久保的途上,窗外不時會見到滿開的櫻花,密實而富有層次的各種白色疊染著,風吹過時花瓣翩然飛旋,讓只是站在車廂中,只能驚鴻一瞥的我瞬間目眩神迷。一個扎實地撞上腦門的衝擊----這是日本,這是日本,我到日本了。

現在我在車上曬著暖融融的陽光,隔壁座位上的日本女孩把遮陽簾拉了下來。我看著對面的車窗外頭,越來越靠近東京都會了,還是沒看到什麼櫻花,心底開始有了空蕩蕩的感覺;相機在手提包裡,本來想拿出來調白平衡的……..看這樣的狀況,大概沒有必要了吧。

如果說看不到滿開的櫻花,是我此行的第一個shock,那麼第二個shock就是,我竟然和同行的個朋友都沒有話講。往對面看看,往左邊看看,一個個好像都睡熟了,看起來很累的樣子;趁睜開眼睛的時候跟她講兩句話,回了一聲以後又睡回去。四個人之間靜悄悄,在溫暖的冬天午後,往日暮里的京成線電鐵車廂裡,感受不到什麼歡愉氣氛的異國旅行,沉靜地展開了。

在日暮里換了往池袋的山手線,在下午四點前到了我們在北口訂的旅館,Hotel Sun City,離西口和北口都很近,尤其是北口,出了地下道後,只要過個馬路就到了,是個地點非常好的旅館。等紅綠燈的時候往池袋大橋看了一眼,天空很藍。眼前的這條路往前直走,就是通上池袋大橋的引道,IWGP的第一集裡,橫山署長(渡邊謙)苦著臉要求Makoto(長瀨)順便載他回家的那個場景,就是在這條路上拍的,離我們住的旅館只有幾步路的距離。
午後有著漂亮的陽光,我想去東池袋搭荒川線,但是她們決定去東武百貨把Burberry先買到手。 不知道為什麼,不想在剛到飯店的第一天下午就跟同伴分兩路走,大概覺得假期還長吧,而且快五點了,怕天色很快就要暗下來,拍不到幾張照片。雖然有點辜負這樣的陽光,還是跟在她們後面進了東武。

她們辦完貨以後,算是晚餐時間吧,在池袋車站的東西兩邊鑽來鑽去,最後還是看櫥窗裡的食物模型來決定要吃的東西。連鎖的富士,不算好吃,但是方便便宜,我唯一的疑問是,不知道女孩子在這樣的店裡吃東西,會讓當地人怎麼看。不過疑問也僅止於疑問,不會為了這樣的疑問而避開類似的店,否則找東西吃這件事,一定會花掉我們不少時間。

吃飽飯,我說可以散散步,不如到西口公園吧,這麼近。她們本來想等白天再去,但我說晚上也該去看一看,白天看的話,是一點特殊的地方也沒有的廣場罷了。上次來的時候只能看見白天的IWGP,這次住在池袋,一定要把握機會看看西口公園晚上的樣子,不知道跟電視劇裡的樣子會有什麼樣的差別。

沒看到酒醉的上班族喧鬧,沒看到年輕人練舞或練滑板,沒看到流浪漢的紙板屋。噴水池的燈光是黃色的,前面靜靜地站了一排人,樂手面對她們,邊彈鍵盤邊唱歌;有一瞬間以為是劇團的街頭表演,後來才想到是街頭藝人,不禁失笑,因為這排聽眾的站姿實在是太戲劇化,而且凝凍住了,好幾個女孩把雙手握在胸前,用一種近於虔誠的神情聆聽,這群人簡直像是被音樂施了咒一般,把自己和外界隔絕了。黃色的噴水池燈光襯著她們的剪影,形成絕佳的構圖,再加上這有點奇異的氛圍,不拍張照片實在太可惜了。後悔沒有把相機帶出來,雖然笨重,只是畢竟就在飯店附近,怎麼這麼怕麻煩呢………。轉頭叫小靜拍,但她似乎對這沒什麼興趣;身邊的三個人十分冷靜,和我兩年前第一次見到西口公園的時候完全不同,相較之下,還是百貨公司比較吸引她們的樣子,一行人速速穿過公園,鑽進Mentropolitan;我覺得百貨公司比任何地方都讓她們感到安心愉悅,在百貨公司之外的地方,我好像很難從她們臉上看見興致勃勃的表情。

berryfiel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