蹲在門口,把草莓暗紅色的果實剪開。

上個星期採下來以後,就一直躺在冰箱裡;形狀的關係,偏瘦長,扭曲著,分布幾處深陷的溝紋,我失去吞下他們兩個的興致。讓這種形狀有著很大缺憾的果實長大,是我錯誤的選擇嗎?

從冰箱裡拿出來以後又過了兩天,比較大的那顆發霉了,正迅速腐敗;比較小的這顆,有一點點乾果的感覺,顏色加深,重量也變輕,剪下去的時候,有種正在剪軟糖的錯覺。剪成四塊,塞進潮濕的土裡,每塊分到一個半徑一吋半的塑膠小花盆。不知道種子是不是已經不夠新鮮,希望都可以發芽,好好地長大。

第五個花盆分給更久以前,被我丟在檸檬天竹葵腳邊的草莓;當時他是未熟的,因為形狀不好被我剪了下來,但是躺著躺著,也變成現在這樣紅艷艷的模樣。反正是不會拿來吃的,不如埋起來,看他會不會活下去。

繁茂的窗台草莓盆邊垂掛的那幾顆草莓裡,有兩顆已經十分紅了,形狀也有改善,飽滿得多,已經不再是瘦長的了,不過如果靠近看,還是會發現他們比外面賣的草莓稍微扁一點。這是只能以正面示人的草莓。

又看到好幾顆形狀扭曲,有深刻溝紋的果實,還是白的。還在考慮要不要把他們都剪掉。

有時候,我會叫我的草莓們「智也」,這應該可以算是他們的名字吧。

berryfiel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