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晚上,在壺裡智也的板看到他的新髮型引起住民們有如十七級陣風哭嚎般的悲鳴時,我心裡想的是:「怕什麼呢,他還能把自己搞多醜?」雖然大家一直說「好過份!好過份!」但是我沒看到照片,不知道那顆頭有多厲害,自然感受不到那爆炸性的威力。不過在這個資訊流通如此便利的時代,第二天就有朋友傳圖片給我看了,看到那麼過份的髮型以後我只能說:「相見爭如不見......」,既然見了你會讓人抓狂,還真是不見的好。天啊,為什麼要讓我愛上這個傢伙呢?!為什麼我會在這傢伙身上投注八年的感情呢?!這難道不是命運的捉弄嗎?!難道這一切都只是誤會,謝謝指教?!真是太可怕了啊!害我開始胡言亂語了。我仍然記得那天薔蜜的狂風吹得門窗哐啷作響,從細縫間不斷鑽進一聲聲鬼片音效般的女性尖叫......難道,這就是我和智也之間無言的結局?......



對了,我還沒形容那個恐怖的髮型。因為不能把照片貼上來,我怕我看了會哭,只能這樣形容:就是耳朵以上都剃掉了(長度約0.5公分),從頭頂到後腦杓留了一大塊沒剃(長度應該超過10公分),用髮膠黏成一坨,介於平躺與直立之間,大約是匍匐前進的感覺。朋友說,那是她日本朋友擷取的圖,因為放在有加密的網站,所以不可以給別人看;我只能回她:「這麼醜的男人,怎麼敢給別人看啊......自己留著也罷了。」其實我心裡想的是,這連自己留著都有問題啊!我一點也不想看到這鬼模樣。這傢伙到底在想什麼?他該不會是想告訴大家:「雖然我的外表像大猩猩,但是在我的心裡,其實住著一隻劍龍唷,揪瞇!」


和以前的室友講到他又換了個「更難看的髮型」,她一開始也是說:「嚇不到我了,除非是光頭。」哈,「告訴你,比光頭更可怕!」她看了照片以後說:「年紀這大了還在學高中生暴走族?」我腦海中立刻浮現非常鮮明的影像----沒錯,就是高中生爆走族,而且這種髮型通常是那種很想學大哥耍狠的小俗辣才剃的,大哥才不這麼搞呢!請看參考圖片:



上圖是中尾明慶在『Rookies』裡的造型(多麼令人感慨,當初這部戲在播出時,我常常看到很多日本的原著漫畫迷說,最適合演安仁屋這個角色的演員是長瀨智也,因為又高又帥而且有那種桀傲不馴的感覺,沒想到他現在會弄出一顆這麼醜的頭,別說是安仁屋,連關川都比他帥!)。我們只要想像,頭髮完全是黑的沒有染,再用髮膠把中間那排頭髮往後拉倒,弄得愛黏不黏的樣子,就跟智也現在的髮型差不多了;而且,問題不只在於髮型難看而已,而是他當時穿的衣著十分普通,就是一般的格子襯衫和長褲,如此普通的衣著加上只做好一半的龐克頭,簡直不倫不類。


我很認真地想,如果他騎著他的愛車出場,穿著綴滿滿鉚釘和流蘇的皮衣皮褲,把頭髮好好豎起來,並且染成金色或藍色或綠色甚至橘色紫色或彩虹的顏色,說不定我還比較能接受,最多當他只是不小心把歐噴醬的頭套戴錯方向算了;但是,我看著那張「不得流出」的照片,這個人不但頭髮只作半套,服裝沒有配合,連表情都善良無害到像個傻子......我真的完全不能理解他為什麼要搞出這樣一顆「毫無環境依據」的頭,難道,他想等到下次表演鳥類發情求偶的時候,再認真把頭毛豎起來嗎?


看看中尾弟弟,人家那時候真的是在演每天打架不學好的壞學生啊,不演這種角色的時候他也是髮型正常的男孩子,哪有人像長瀨這樣自己沒事就搞個怪頭來玩的。講得嚴重一點,沒有人會對搞這種髮型的男人有好感,尤其他不是摔角選手,也不是為了拍戲而改變造型,這副模樣只會讓人覺得他活該一輩子只演流氓和笨蛋,跟人家說他剛滿20歲的時候就演過孤高絕倫的天才學者,而且還演得超好,絕對都沒人相信了。還有,出錢的人最大,這麼多企業把代言的責任放在他身上,他可以這樣隨隨便便把自己搞得一副「對啊,我DQN啦,這才是真正的我嘛」的德性,而不讓廣告主昏倒,宣布拒絕往來嗎?


雖然,往積極的方向思考,說不定他真的是為了什麼工作才剃這個頭的,可是照他過去行事作風來看,每次為了新角色要改變造型的時候,他其實不太會在發表會之前就讓大家看到新造型,也極少在事前露口風,所以這方面的希望十分渺茫。如果真的是為了拍戲才這麼做,我會很敬愛他的(雖然弄了這顆頭以後可以演的角色----暴走族、變態、某種邪惡宗教的狂熱信徒......等等,每種都讓人想到就頭痛)。


不到一個月前的Music Station還讓靜香同學差點哭出來,她說:「好帥。到底有多久沒有看到他這樣乾乾淨淨的樣子了啊......我看到他這個樣子的瞬間,忽然有一種『我的兒子長大了』的感覺,他終於懂事了,不會再故意跟我作對,把自己搞得很醜。」想到這番話,我就沒有辦法把圖片傳給她看。啊,為什麼要看一個天生麗質的人維持自己本來乾乾淨淨的原貌,會是這麼大的奢求呢?說到底,這傢伙到底在想什麼?我們根本沒法知道,凡事神秘兮兮地,還裝天然呆,真夠可恨,這才是真正的「美人心機」啦。我不斷猜想,這難道只是他表現自己幽默感的一種方式?或者,這是他抒解壓力的一種方式?(到底是什麼樣的壓力讓他這樣自殘啊!)不然,他會不會是想要反抗什麼呢?就像龐克想要反抗社會體制,他也想要反抗......到底反抗什麼?反抗想把他當男芭比一樣擺弄的戲劇製作人?反抗想把他當作糖果一口吞下的粉絲?......或者,他是不是故意這樣惡搞自己,希望大家再也不要愛他?還是他太過缺乏安全感,所以藉由把自己搞醜好證明剩下來的粉絲真的愛他?還是他根本就只是想要讓粉絲難過?在他自虐/被虐的外在行為表現之下,其實他真正希望自己能夠是個施虐者,所以藉由虐待自己的頭髮來虐待粉絲?(抖)


思前想後猜不出個頭緒,我越來越懷疑,他一定有著不為人知的心理創傷。天啊!難道,他的心裡其實住了一個小丑?----這幾天晚上,他一定是一邊上網看著粉絲們在揭示板上的哀嚎,一邊甩著頭問: ”Why, so, serious? ”......

 

 

(感謝我前室友,為我提了這句經典台詞,本滔滔不絕的抱怨文才知道該如何結束)

 

 

 

 

 

berryfiel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dejun
  • 天啊..我剛吃飽飯
    看你的評論笑的肚子好痛^^
    每當我們以為他應該沒法更醜時
    他就讓我們更吃驚..換個角度來說
    也是種別人無法模仿的才能XD~~
    是說..我覺得連這種髮型
    還可以不離不棄的FANS
    大概一輩子也很難抛棄他吧^^
    PS..昨天網路斷了後..一直連不上
    最近每天都要來一下這個..真受不了




  • 原來這個才是他的特殊才能啊,我真是有眼無珠了 >"<
    剛剛我去你家,看見大家都說那個很像Mabo以前剃過的頭
    可是我明明記得Mabo上次那個頭還滿帥的,至少有硬起來啊,哪像他這樣
    他這頭看起來完全是個傻子,看得我好想打他!

    berryfield 於 2008/10/01 21:31 回覆

  • sizu
  • 雖然我還沒看到圖
    但是用中尾明慶的頭稍加想像一下.........
    這是什麼鳥頭啦~
    他乾脆全部剃光 或許我還比較能夠接受
  • 真的是顆鳥頭。不過現在也無法期待他剃光了,他應該就是嫌剃光太正常吧
    我只希望他下次上電視的時候至少是調整到公鳥求偶的狀態
    中間的毛要豎起來或許比現在這樣好一點。

    berryfield 於 2008/10/01 21:53 回覆

  • CASS
  • 看了BERRY同学写的评论,真的笑死我了~~~XDD
    但是也有点想抽打某只,
    明明“天生丽资”为何不好好的利用自己的“本钱”。。。
    要知道好多人想要帅也帅不起。。。
    研究了一下新发型,未必中间一定要竖起来吧。。。
    中间头发那么多,说不定是往下梳呢。。。
    可能到时候又有不同的感觉吧。。。XDD

  • 對不起啊CASS同學
    看到你的留言才發現我超過一個月沒有來自己的blog,真的是沒臉見人。
    不過經過一個多月的鍛鍊之後,這個頭基本上已經不具備殺傷力
    可以再次展望明天,期待他下一顆驚人之頭了!!

    berryfield 於 2008/11/10 19:59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