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讓春天甜得像蜜?──來聽智也唱歌。

  我大概在開演前20分鐘入場,觀眾席上的人大概已經坐了六到七成左右吧,場子保持著一種恰到好處的熱鬧感,不至於喧囂,又剛好把期待的風帆漲滿。大部分的人在吹氣球──因為氣球很長,並不是很好吹,所以通常大家會先在開演前把它先吹開一次,讓它變軟,這樣等一下才不會來不及跟大家一起放;這個時候我才發現自己忘記買氣球,因為剛剛跟服務的妹妹說的是:「長瀨君的商品,全部。」這個當然就不包括氣球了,上面又沒有長瀨君的肖像。唉,太久沒看演唱會,竟然連必備道具都忘了啊。我可以怪他們太久沒開演唱會嗎?

  我們的座位,就是那種不好不壞的二階中間,算是什麼都看得清楚,但就是親近不了的無奈距離。舞台的樣子有點詭異,數塊亮紅色和黑色的板子從中央舞台往後一片片疊上去,都是些大小不規則的長方形,另外有兩塊是往左右延伸的花道;第一眼的感覺就是這舞台太大,但是又什麼也沒有,甚至沒有舞台前的中央花道,不可原諒。舞台布景是一片竹林,在開場前的一般水銀燈下看,會覺得布景做得不算好,雖然竹子的量夠多,也有以假亂真的效果,但竹林後面直接用黑布整個蒙起來,竹林的深度就沒有了,講究點的話應該用水彩畫或大圖輸出的竹林相片搭配,才會有一直往遠方延伸的感覺;不過事實上是,開演之後,那竹林怎麼樣就根本沒人在意了,所以我也不好說人家小器,因為那真的一點也不重要。主舞台上方是體育館裡常見的四面大螢幕,不過其中一面向著舞台,所以實際使用的是三面,外頭用俗豔的鮮紅色格子門遮著,說不出是很中國還是很東瀛,大概是種融合吧。

  (進入會場以後我沒拍照,不過在網路上找到有個韓國歌迷放了照片,真大膽啊,大家可以藉此回憶一下舞台的樣子:點這裡

  腦海裡開始回顧過去的武道館舞台,眼前的這個真是讓人最沒好感的一個。啊,我多麼想念,2003年glider TOUR的巨大彈珠台,像吸血鬼一樣妖豔性感又像天使一樣純真無邪的超美形智也……

  正在出神,眼角閃現粉紅色的燈光,於是我的腦裡又響起轟轟的雷聲──那,是,手,燈,啊,身為一個傑尼斯歌迷,演唱會上必備的手燈啊,我竟然忘記帶了(嚴格來說,是根本連放在哪裡都不記得了)。這就叫做「窩塔失格」?沒有手燈,也沒有螢光棒,多淒涼的感覺啊……

  我可以再次責怪他們太久沒開演唱會嗎?

  接近開演時刻,愛馬和溫婉的老師一起來了,觀眾也差不多都入席了,場子很滿,除了一階正對舞台的一區貴賓席有些明顯的空位(大概開場十幾分鐘以後才坐滿的樣子,可能很多貴賓習慣晚點入場?)溫婉的老師說:「好厲害啊,這麼多的歌迷!」愛馬點點頭:「對啊,以歐幾桑來說算很厲害的。」

  大家都開啟演唱會模式,一副嚴陣以待的樣子,開場音樂一出來,全場開始尖叫,舞台上方的紅色格子門刷地一聲打開,大螢幕終於露臉,跑著一些無意義的抽象畫面(有點像media player視窗裡會出現的「視覺效果」那個東西)。開場音樂不知道是誰選的,愛馬說像香港幾十年前拍的武俠連續劇配樂,我覺得似乎比較接近……雜技團表演用的背景音樂?

  然後在黑暗中開始唱第一首歌:智也的「宙船」清唱,一個A段唱完以後才進樂器演奏的部分;這實在太適合拿來當第一首歌了,那個讓人的皮膚偷起毛邊的清澈嘹亮又充滿力量的聲音啊,你們懂嗎?這才是青春啊。溫婉的老師在我身邊不斷點頭稱好:「好棒啊!」我因為要專心享受智也的聲音,以致於無法回答她:「當然棒,這是我的人。」這首歌他在音樂節目上唱現場的時候其實都沒出什麼問題,唱紅白那次也頗獲觀眾好評,我在同學家一起跨年的時候聽完他唱,忍不住說:「太好了,這一唱單曲可以再多賣兩萬張。」事實上後來是多賣了十萬張(爽啦),不過現場演唱的魅力是透過電視機無法傳達的。聲音那麼高又那麼乾淨,力度和厚度都滿滿的,加上智也的音色裡獨有的甜度,就是那種不斷不斷向上飛升不會碰到盡頭,什麼都不會害怕的感覺。這首歌不愧為2ch鄉民熱愛的2006年神曲之一啊。

  唱完就照例跟大家打招呼,智也又拿出他的老招數,分區喊歌迷(喊什麼?我忘了,對不起,我應該趁記得的時候認真寫的),好像要大家比賽看誰的回答比較大聲似的,而且還得喊到他滿意為止咧,幸好才剛開始,大家都很有力氣;最後也不忘了要貴賓席上的贊助商關係者以及親友團們一起來喊一喊,本來只有小貓幾隻在喊,智也當然無法接受,又叫他們再喊一次,最後總算是整個貴賓席的貴客們都很害羞地揮手大喊了幾聲,智也才很開心地叫全場觀眾幫他們拍拍手。老實說,看到這麼多貴客們屈服於他的任性之下(大部分年紀挺大),我覺得實在太歡樂了。哈哈。

  第二首是「青春」,跟宙船一比,這是首感覺比較成熟穩重的歌,宙船是少年的激越,青春比較像男人的懷舊情愫,這種對比還真是奇妙。這首歌歌詞沒有宙船那麼密,比較容易跟著唱,智也還把最後一句「信じるのさ 永久と未来と明日を」讓給我們唱,害我越唱越來勁啊;其實這首歌我不管怎麼聽,都覺得很不青春,第一段甚至有種「歐幾桑版紅蜻蜓」的詭異感覺,但是副歌卻非常有味道,而且很有男子氣概。

  然後是「Ambitious Japan!」。前奏一出來就讓我想起當年也是在這個地方(那時候運氣比較好,可以坐Arena的中央花道旁邊),表演結束了,全場的歌迷一起清唱這首歌,一直唱一直唱,唱到讓他們出來再安可一次,不知道為什麼大家都記得歌詞?那晚我跟小靜坐一起,她說新幹線的關係者一定覺得贊助的錢花得很值得了,那個場面會讓人雞皮疙瘩不斷冒出來。這首歌真的有傳達出新幹線想要的那種感覺吧,一直賣力地穩健地向前跑的感覺,只是我一邊聽卻一邊向後探頭往回憶裡看。我想這就是年紀大了。

  第四首是「do!do!do!」,很可愛的歌,聽到會心情很好。智也一開始先清唱帶著我們練習「do!do!do!」這句,練頗久的,其實我有點不耐煩(笑),然後突然進歌,到了「do!do!do!」的地方就給我們唱。這是熱鬧又歡樂的歌,演唱會炒熱氣氛就是要唱這種。不過現在回想起來,印象倒不是很深;通常講到這首歌,想到的就是智也在PV裡的最後一個鏡頭……

  第五首的「Sweet Sick Honey」,基本上是「do!do!do!」的姊妹歌,因為兩首太像了,所以這首歌其實雖然也不錯,但是在我心中的評價並不是很高。智也仍然唱得很好,他不知道有多久沒作過聲音狀態這麼好的演唱會了,該不會是出道以來第一次這麼好吧?為了這麼漂亮的聲音我還在持續感動著,雖然連續兩首不是感動型的歌,不過可以放輕鬆聽他唱歌,不用擔心什麼的感覺真棒。

  第六首是「Alive Life」,這首歌我沒特別喜歡,智也和演奏的聲音就是流暢地滑過去,然後我開始覺得作動作的時候沒有手燈實在是太痛苦了,痛苦到想搶別人的手燈來用。





berryfiel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