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了山手線代代木站,竟然開始下雨。山手線代代木車站的A2出口附近是我覺得很可愛的地方,其實我根本忘記以前來過這裡做什麼,可能只是想去看看神宮外面的森林而已,這裡夾在新宿和原宿兩個熱鬧的站中間,是個相對悠閒的地方;A2出口本身當然沒什麼特別的,不過這裡有我喜歡的路:第一個在出口左方,有個山手線鐵道下的涵洞,人車都可以通行,因為是很短的涵洞且車流量不大,所以穿過的行人不會有壓迫感(如果是新宿那邊車水馬龍,且兩端相距至少幾十公尺長的涵洞,廢氣,汽車喇叭聲與頭上電車經過的隆隆聲響成一片,自然就讓人避之唯恐不及,一點也喜歡不起來了);壁面是紅磚砌的,白天的話可以看見最上面和鐵道相接的鋼架是帶有時間感的銅綠色,與磚牆的棕紅色相映。

  第二個是涵洞旁,有條和鐵道平行的小巷,沿著山手線緩緩往下降,那天晚上我們就是走在這條路上,右手邊是整齊的屋子,沒有電車經過的時候就非常安靜。對我來說,可親的涵洞和沿著鐵道的安靜斜坡路,是山手線代代木車站A2出口可愛之處,更不用說通過涵洞後可以慢慢散步到新宿御苑(不過要再繞個半圈才會到售票口),而我們正在走的這條路一直向前去,可以通往明治神宮的北參道。

  巷裡有間「土風爐」,愛馬說她以前會和同學來這裡吃,東西滿好價格也不貴。「啊,要不是剛剛那麼餓,應該來這裡吃才對。」愛馬有點懊悔。藉著昏黃的燈光看了一眼門口招牌,「初鰹」兩字讓我十分心動。

  我們在這巷弄間的某棟電梯大樓裡和老師見了面。老師非常符合我想像中溫柔婉約的樣子,黑色長直髮披肩,即使生過兩個孩子仍然非常纖細,而且看起來很年輕。兩場演唱會的票一共五張,我和愛馬的四張,加上愛馬請老師看的一張;愛馬一邊把票收好,一邊和老師約了第二天晚上六點在「時鐘下」見面。沒想到我們花了一番功夫才能離開,因為老師一直想把裝了錢的信封塞給愛馬,愛馬堅決不收,兩人你來我往幾乎用上拳腳功夫,後來甚至殃及無辜----愛馬逃出大門,老師竟轉而把信封塞進我懷裡(我只是個看熱鬧的鄉民啊!)。最後,我在溜出大門前將信封夾在門邊一棵盆栽的樹枝上,兩人才好不容易脫身。

  我以為我總算見識到溫柔婉約的日本女子,對於「應對合禮」的固執,完全沒有預想到,這件事後來還會有讓人嚇一跳的發展。




berryfiel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