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月台上等電車的時候,疲憊感又開始發芽,這時候我已經在考慮今天是不是還要去仙川了。剛才忘了提,我把小殘從旋轉輸送帶上拉下來的時候,哭笑不得地發現他又變得更殘,提把上的螺絲釘只剩一邊還在,另一個不見了,所以提把愛掉不掉的,還會旋轉,看起來很是可惡,這可是我唯一能握的部分啊;不過在當時的狀況下也只能硬著頭皮,把提把的方向轉正,把上面現存的唯一一個螺絲釘栓緊,繼續拉著這個提把前進。因為每次只要一停下來,小殘的重心又會往與行進相反的方向傾倒,所以我只能盡量拉緊他不放手,可是又很怕拉得太用力,會把已經很弱的把手拉下來,這就需要一種微妙的力道;於是從行李輸送帶到京成電鐵月台這一段短短的路程,殘上加殘的小殘已經把我的元氣值消耗到只剩六成左右。

  不過上了車,看到窗外的景色,就可以暫時把這些煩惱忘記。其實搭京成特急,長時間規律地左右搖搖晃晃總讓我很想睡覺,不過車窗外就是離開機場以後,最先看到的「日本」,所以我每次都盡量不睡著,努力向對面的車窗張望;雖然沒有什麼具體的印象,不過這條線上的景色我很喜歡,有些溫和地起伏著的小山丘,有些花朵綻放得十分燦爛的櫻樹,有些光是看到就給人安心感的寧靜舊住宅區;在越來越接近目的地的過程中,車上的乘客會漸漸多起來,視野裡的房屋慢慢變得越來越密集,高樓開始一棟挨著一棟。董啟章在他的東京旅行紀錄中寫過這樣一段:

  『踏進車廂,旅行的感覺就更具體了。以往無論是到日本還是歐洲,火車都是很重要的環節。火車開動的轟隆聲,搖晃的節奏,和進出月台的景象,幾乎就等同於「旅行」這個經驗本身了。它既是實質,也是象徵。這種感覺在日本格外強烈,……』
                              《東京•豐饒之海•奧多摩》, p.64

  我想他提到的這種「既是實質,也是象徵」的感覺,就是許多旅人選擇經由鐵道而非高速公路進入東京都會區的理由,至少這是我的理由,藉著火車讓我在東京的旅行從離開機場那一瞬間就開始,而不是藉著利木津巴士把實質的旅行往後延遲----滿載觀光客的機場接駁巴士不僅因為「不走鐵道」而與旅行的實感疏離,也因為一種只為這群觀光客而行駛、沒有人會在途中上下車的封閉感,讓它形同「機場的延伸」。

  因為不想要「機場的延伸」,所以一樣是火車,我又喜歡京成電鐵甚於N’ex,喜歡京成特急甚於Skyliner。每次回程因為行李變重而偷懶地搭上N’ex的時候,隱約就會有種莫名的感傷,覺得自己明明還沒離開這個城,眼前不斷往後滑過的明明還是東京商業區的高樓或住宅區的獨棟小屋,我卻已經提前抽離到一個和眼前所見日常的呼吸再不相關的平行空間裡了,就像一個太早說出口的再見。

  我想到出發之前,有朋友提過,她在網路上看到有人分享搭乘京特急從機場進京的經驗,這位旅人覺得這種列車因為不是專門讓由機場出發的觀光客搭乘,所以拉著行李箱的乘客會遭人白眼;當時我對這樣的觀察頗感迷惑,因為我記憶所及,列車上的乘客都還滿習慣東一個西一個地立在外國觀光客腳邊的行李箱;這回我也稍微觀察了一下四周的人,不知道是不是我太過遲鈍的關係,依然不覺得有誰因為笨重的行李箱而多看我們兩眼。我想,在通勤的電車裡看到從機場來的外國觀光客,只是這些乘客們的日常而已;我非常喜歡這種感覺,這種可以在旅行中接近「在地的日常」的感覺。






berryfiel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dejun
  • 你的敍述方式..
    讓我也彷彿隨著你的旅行行走
    有種很舒服的感覺。。
    其實好想試試什麼也不做的發呆著
    真實的感受到待在日本的感覺
    而不需要急著想將行程填滿
    只為了證實我去過了日本
    我想..了解這個國家的機會應該還很多吧^^
  • 這幾篇遊記的敘述方式
    大概就是非常非常囉唆地講述細節
    所以出現一種非常非常緩慢的調性。
    本來試著這樣寫,
    是希望以後重讀的時候,可以再次回到當時的氣氛裡
    所以「讓我也彷彿隨著你的旅行行走
    有種很舒服的感覺」
    就是最高的讚美。謝謝^^
    .
    我也很想體驗你說的「發呆」行程
    希望真實地感受到待在日本的感覺
    可是這次旅行中的「發呆」
    都是因為人老了很快就累到不行
    所以貨真價實地是在「發呆」,整個腦袋是空的。
    託智也的福,
    我也相信未來一定還有很多機會去瞭解這個國家
    只不過,光一個東京就讓我覺得去幾次都不夠了
    還有這麼多地方要怎麼辦呢

    berryfield 於 2008/04/28 23:44 回覆

  • dejun
  • 記得第一次去日本時
    剛踏上日本的國土..
    坐著利木津巴士
    想著現在是和baby在同一塊土地上
    心中就有著小小的幸福
    有種夢想實現的感覺^^
    不過就如同達也說的..
    夢想實現了....
    接下來是要如何延續
    就只好..
    努力工作養男人啊XD~~
    希望我的未來也一直有他們陪伴^^
  • 我記得小時候第一次去日本
    雖然對那裡整潔的環境.守秩序的人們印象深刻
    可是並沒有認識到這個國家真正的魔力
    沒想到自從喜歡那個天然呆的傢伙以後
    我去東京的次數比去紐約還多了
    而且去越多次越覺得那裡真是永遠也玩不完的地方
    .
    雖然賺的錢都因為出國玩花掉了
    不過還是要感謝他們
    如果不是他們我就不會去那麼多次東京
    大概也永遠都不會發現在靈園散步的樂趣吧

    berryfield 於 2008/05/01 13:15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