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了也許沒人相信,不過我原本確實懷抱誠意寫這篇「遊記」,但是寫著寫著就變成回憶錄,再繼續寫著寫著又變成備忘錄,非常無聊,不但缺乏可供參考的經驗分享,而且連半張圖片都沒有。不論您期待的是精彩的文字,豐富的旅遊資訊,還是美麗的圖片,我想這裡都沒有,建議您不要點「繼續閱讀」。

▋乘車運很差的一天

  今天的乘車運很差。歪著身子拖著行李(以下暱稱小殘)從家裡一路奔走到達月台,發現並不存在5:35分往台北的區間車。對面的月台停靠著5:34分往竹南的車,車裡空蕩蕩的,一瞬間有點猶豫是不是該去對面搭車到桃園再轉桃園客運,不過想到要拖著小殘跑去對面月台,就覺得不是太有希望,而且昨晚查了桃園客運的時刻表,這班車到達桃園的時間無法讓我趕上5:50往機場的客運,下一班就是6:25,那我得站在公車站牌前等半個多小時,那還不如繼續在第二月台等北上列車,至少有位子坐。所以,就還是看著這班南下列車在一分鐘後開走。

  接下來就是坐在月台上空等,因為月台上有跑馬燈顯示,最近北上列車是5:57開車。晚上幾乎沒睡著,所以也不太想拿書出來看,只有扶著重心不穩的小殘發呆,從月台上只有我一個人,到坐滿了要去基隆上學的高中男生(說實在很讓人敬佩,要是我就沒辦法忍受每天早上六點前就要搭台鐵上學的生活,小時候搭六點四十四分的車通勤就讓我痛苦很久了)。至於這天早晨到底有沒有5:35北上的列車,後來還是沒搞清楚,因為從東京回到家是四月五日晚上,我上網查時刻表,上面確實有5:35分北上的車,而且40幾分還有一班。

  因為是四月一日開始就換了新的時刻表也說不定,雖然我覺得不太可能,因為現在的時刻表又和四月五號查到的不一樣了,台鐵再白目,也不可能一個月改點兩次;但是,如果當時真的有35分和40幾分的車,我想我周圍的男生們也不可能每個都這麼鎮定地靜靜等著57分這班車。總之,一定是發生了我到現在都還沒弄明白的誤會,所以我在三月二十八日的早晨,確實是在毫無元氣的微亮天光中,無奈地等了將近半個小時才有車可搭。好在,我之前一直緊張兮兮地記錯班機時間,其實我的飛機8:50才飛,不是8:00,所以多等這半小時只是讓人心煩,還不至於誤事。

不過光是這樣,當然構不上「乘車運很差」的條件。第二件不幸事件是,到了台北以後,竟然找不到火車票。補票處的先生有點同情地看著我說:「你再仔細找找看。」但我已經放棄,拿出二十九元補票。我搞丟過台鐵車票的儲值卡,也搞丟過悠遊卡,不過,把火車票搞丟這種事情,在記憶中似乎還是第一次發生。

  接下來,就還是繼續彎腰拖著小殘往台汽東站走去,這時候已經開始腰酸背痛了,透過很差的乘車運推波助瀾,我的旅行還沒開始,甚至還沒到機場,對這難搞的小殘就已經懷有越來越深的恨意。

  雖然在國道二號上有點塞車,不過基本上還算是順利地在一個小時後到了第二航廈,所以這小小的塞車,可以不被當作不幸事件看待。沒有遲到,不過可能也正好是等著辦登機手續的旅客最多的時候,整個大廳裡滿得和用餐時段的百貨公司美食街差不多。雖然通過電話,知道愛馬已經在4B櫃檯辦好手續等我,還是花了些時間才在擁擠的人潮中找到她。

▋終於到達機場

  愛馬原本當然不叫愛馬,而是和一般的艾瑪姑娘一樣叫艾瑪,不過在某一次演唱會中場聊天時,好像因為那年是智也的本命年,TOKIO於是順帶聊起了生肖,太一取笑他是「智也,慢吞吞的馬」,智也很不服氣地回了一句:「長瀨智也,是跑得很快的馬。」此後,我把艾瑪的名字戲改為愛馬,她也欣然接受;這次的票就是她幫我抽的,之前她在東京六大學中的某一間讀完兩年書,也得到碩士學位了,回國以後把Family Club的地址寄放在留學時熟識的老師家裡,今天到了東京以後,我們的第一站就是去代代木找這位老師拿演唱會的票。

  這次到東京,我和愛馬一起買了四天三夜的機加酒,星期一早上她要自己先回台北,我則是到星期六早上才回家。不過也有些人可以玩更久,像是靜香和珊咪,她們比我多玩一天。

其實這次訂房的過程也有些波折。原本我是和另一位朋友約了一起從三月29日到四月6日的行程,不過這位朋友後來因故不能成行,於是我去找已經定了一人份四天三夜機加酒的愛馬,一方面因為我們的票是一起抽的,所以我第一個想到她;另一方面,如果從一人改成兩人同行的話,她可以省下幾千台幣住宿費用,這樣讓我比較不會有給她添麻煩的罪惡感。

不過在等待辦理登機手續的過程中,我又發現一件很好笑的事----我忘記把之前買的利木津巴士券帶在身上了,這可以算是第三起不幸事件。原本是考慮到回程時行李可能變很重,所以不太想搭京成電鐵,而跟旅行社買的利木津巴士券又比N’ex便宜很多,所以才買了一張試試。沒我想到連這種東西都可以忘記帶在身上,可見這天,所有跟『搭車』有關的運氣全都很差。我很無奈地跟愛馬說:「我覺得我今天應該可以把所有的壞運氣都在上飛機前用光,接下來應該會非常順利。」

靜香和珊咪的班機比我們的班機早半個鐘頭起飛,本來我如果在預計的7:00到達機場的話,還可以找她們聊幾句,畢竟已經一年多沒見面了;不過因為本人今日的乘車運太差而晚了半個多小時到機場的關係,所以我們還在排隊通關的時候,她們已經開始登機了。

我上飛機之前,又打了一次電話再把貓咪的事情向妹妹嘮叨過一遍,並且囑咐她記得把我早上忘記吃掉的四顆蕃茄處理掉,如果沒人把它們吃掉或丟掉,九天後我回家,恐怕會看到一坨爬滿肥蟲的爛蕃茄,想到就覺得毛骨悚然。

▋四月的東京到底冷不冷

起飛時間大概遲了有十五分鐘以上,不過一路上都很平順,到達成田機場的時間倒是滿準的。還在飛的時候愛馬就已經開始替我擔心:「東京這幾天平均溫度是5-6度耶,你穿這樣不會太少嗎?」愛馬穿牛仔褲,很可愛的米色高領線衫加粉色開襟小外套,還有一件看起來頗保暖的茶色毛料短大衣。我穿一件海軍藍棉質針織洋裝,裡面有加一條連身襯裙,外套是長度到膝上的米白色薄風衣,其實這種風衣是無法禦寒的,在機艙裡就有點冷了,不過我懶得請空姐拿毯子給我,三小時而已,忍一忍。

5-6度?東京的5-6度很冷嗎?「我,我……我不相信啦!」總之我就是嘴硬,這種耍賴的話一出口,愛馬和我都笑出來;不過我不是不相信這時候的東京只有5-6度,我只是不相信這樣的5-6度會很冷而已。幾個月前就有朋友一直說:「我看這幾年四月份東京的平均溫度,只有5-6度而已耶,冷死人了,這樣不是一定要穿羽絨外套嗎?拍照片不是都會很腫嗎?這樣會讓我不太想去耶!」可是東京四月的5-6度,嚇不倒我的啦,我記得2001年那次也是去看春天的演唱會,那天傍晚還下雪了耶。後來笨妮妮告訴我,那是30年來東京第一次在四月份下雪,氣溫只有零度;那時確實很冷,但我到現在仍然堅持認為,是因為當時我們一直站在風裡等人,所以才會冷得受不了,如果一直在走動的話就不會冷了。除了那天以外,就我記憶所及,東京的春天並不是很冷,就算冷也是種「可喜的冷」----我的意思是說,讓人心情很好的冷;而且只要太陽一露臉,就會覺得很溫暖。看以前拍的照片,我經常只穿一件衣服。

  所以照理說5-6度也不算什麼吧,又不是去爬喜馬拉雅山,到國際大都會觀光幾天而已,何必拿氣溫來嚇自己?---我是這樣想。因為我要擔心的事情很多呢,擔心沒辦法去這裡,沒辦法去那裡,這些事情比較難解決。真的太冷的話,可以去百貨公司買大衣。

  如果去ptt看看對於穿著的建議,通常有經驗的人都會鼓勵「洋蔥式穿法」,像上面提到的,愛馬的穿法就很適合四月的東京。不過自從養成吃宵夜以及高熱量食物的壞習慣,變成胖子以後的我,是很不適合這樣穿的,所以決定上衣只穿一件,加上外套就好。現在回想起來,這是一個很不錯的決定;雖然有碰上下雨天,那天真的非常冷,冷到四肢都凍僵了,不過幾乎沒有影響到我完成當日行程,我自己的感覺是----低氣溫對遊興的破壞力遠遠及不上雨,雨對遊興的破壞力更是遠遠及不上相機沒電,所以與其擔心天氣冷,不如好好提醒自己記得幫相機充電。

希望下次如果還要在這個時節去東京的話,我還會記得來看這份備忘錄。這回我帶了兩件毛衣,兩件都沒穿到;三條圍巾只用了一條,而且是被朋友說「你這圍巾是裝飾吧?」的那條,所以下次不用帶那麼多了;長褲只穿了一次,而且覺得非常後悔,因為每天習慣穿裙子以後,就會覺得長褲很難穿;這次只帶了裙子四條,洋裝兩件,我想下次多帶兩條裙子也沒關係;我還帶了那件薄的黑色毛料長大衣,比較冷的天穿這件就夠了;所謂的「夠了」不代表穿這樣就不會覺得冷,而是不至於冷到影響心情或行動能力的意思,畢竟日夜溫差大(室內外溫差更大),如果你穿了件讓你即使在夜晚或雨中的室外都一點也不會感到寒冷的外套,就代表在陽光燦爛的白天、在地鐵站內、電車內、餐廳內、百貨公司內、美術館內,你都得一直拿著它。

以上關於去東京看櫻花的時候該怎麼穿的部分,完全是寫給我自己看的備忘錄,如果有人不小心看到這篇,而且又是比較怕冷的體質,請千萬不要參考。

  




berryfiel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dejun
  • 雖然你寫了一堆才寫到機場
    而且過程好像非常曲折
    不過真的很有趣耶^^
    期待你接下來的故事哦
    嗯..夏con前應該可以寫完吧(逃~~)
  • 哈哈哈,在夏con之前寫完喔
    我想應該可以吧????
    現在3.28的回憶錄已經快要寫完囉
    至少已經寫到晚餐了啦
    .
    不過我有點害怕
    這麼無聊的一天我就寫了這麼長
    還沒到東京就用掉幾千字
    接下來的遊記要寫更長嗎??
    .
    現在我考慮用看圖說話的方式節約字數
    希望可以寫得簡潔一點

    berryfield 於 2008/04/22 13:27 回覆

  • dejun
  • 為了美美的拍照
    所以我都穿一件而己
    只要不下雨..
    基本上5-6度也不算太冷^^
    自從上次帶了毛衣都沒穿到後
    覺得去日本只要帶件厚外套就夠啦
  • 其實變胖以後我就幾乎不拍照了 XD
    這是一種逃避現實的心態
    .
    不過工具的改變也影響到我對拍照這件事的想法
    以前拿傳統底片機的時候
    我通常會堅持把自己和同行的朋友拍進景物裡
    照片是「我們來過這裡的證明」
    現在拿數位相機,雖然還是會拍朋友,
    但是單純拍景物的照片增加了幾十倍
    照片變成「我看到這些東西的證明」

    berryfield 於 2008/04/22 13:35 回覆

  • dejun
  • 我也很害怕拍照...
    所以..去日本前我都會..減肥XD~~
    也算是個動力吧^^
  • 這回一胖四年
    已經不是輕易可以減掉的肥了
    (其實關鍵是年紀吧?....)
    只好再看夏con的時候可不可以瘦一點

    berryfield 於 2008/04/24 22:03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