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提醒我,這裡的草已經長得比智也還高了。為了在這荒蕪中略微表現一些生氣,我決定來貼些圖片,說明在自然界,草長得很高正是生命力的象徵,並試圖以此遮掩那個令人羞愧的事實:我枯竭的文字能力與貧瘠的思想,正是造成此處草長得太高的原因。

 


berryfiel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