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晚上,在壺裡智也的板看到他的新髮型引起住民們有如十七級陣風哭嚎般的悲鳴時,我心裡想的是:「怕什麼呢,他還能把自己搞多醜?」雖然大家一直說「好過份!好過份!」但是我沒看到照片,不知道那顆頭有多厲害,自然感受不到那爆炸性的威力。不過在這個資訊流通如此便利的時代,第二天就有朋友傳圖片給我看了,看到那麼過份的髮型以後我只能說:「相見爭如不見......」,既然見了你會讓人抓狂,還真是不見的好。天啊,為什麼要讓我愛上這個傢伙呢?!為什麼我會在這傢伙身上投注八年的感情呢?!這難道不是命運的捉弄嗎?!難道這一切都只是誤會,謝謝指教?!真是太可怕了啊!害我開始胡言亂語了。我仍然記得那天薔蜜的狂風吹得門窗哐啷作響,從細縫間不斷鑽進一聲聲鬼片音效般的女性尖叫......難道,這就是我和智也之間無言的結局?......


berryfiel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