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405 (7)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我們檢視著每一種型態的消逝。結束自己的生命,是否是其中最為熱切的一種?

  我還是必須坐下來,好好開始寫我的第三集報告,這是我最不喜歡的一集,也許是故事性最弱的一集,以及我最喜歡的男主角把自己邊陲化得最為嚴重的一集;所以每當我打開Word,打算動手寫這篇報告的時候,腦袋就變成旱季的河床。

berryfiel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讀物 Joan Copjec
   “ The Orthopsychic Subject : Film Theory and the Reception Of Lacan ”
   in 《Read My Desire》pp. 15-38

berryfiel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今年一月的舊日記
 因為這幾天實在太熱了

berryfiel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今天讀到這段:


  『唉,要是我能動手寫就好了!可是,不管我在什麼條件下開始寫作(就像我開始打算不喝酒,打算睡午覺,睡好覺,養好身體一樣),在狂熱的、井井有條和興致勃勃的情況下寫作也好,或為寫作而取消散步,推遲散步,把散步當作一種獎賞,身體好的時候每天寫一小時,身體不好不得不待在家裡時也用來寫作,總之,我作了種種努力,可結果注定是一張隻字未寫的白紙,就像變紙牌戲法,不管你事先怎樣洗牌,最後注定要抽到魔術師迫使你抽的那張牌。我被習慣牽著鼻子走,習慣不工作,習慣不睡覺,習慣睡不著。習慣無論如何是要得逞的。如果哪天我不違抗習慣,讓習慣從偶然出現的情況中找到藉口,為所欲為,那麼這一天我就能馬馬虎虎地過去,不會遇到太多麻煩,天亮前還能睡幾小時,還能讀幾頁書,酒也不會喝太多;可是如果我違抗習慣,非要早點上床睡覺,強迫自己只喝水不喝酒,強迫自己工作,那麼習慣就會大發雷霆,會採取斷然措施,會讓我生病,我不得不喝更多的酒,兩天都睡不著覺,甚至連書都不能看了,於是我決定下次要更合乎人情,也就是對自己更沒有節制,就像一個遭到攔路搶劫的人,因為怕被殺害,索性讓人讓人搶光算了。』

berryfiel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幾天前,我在某個地方看到這樣一段文字:

『……但我和室友一起去早餐店吃了久久久違的早餐,漢堡蛋三明治、奶茶和新鮮的報紙;影視板頭條是有著缺乏曲線的壯碩腰肢、並用金光閃閃且加了厚毛邊的迷你裙套裝使自己看起來更加臃腫的女明星,油光閃爍的粧和卷曲的偽金色長髮,讓鑲嵌了一對碩大無神眼珠的方形臉蛋更不具辨識度,可以是任何一個花俏亮麗地在任何一種舞台上活動的小藝人。這張照片是她在某廠牌數位相機的新機發表記者會上所拍攝,當時她的名字曾在台灣Yahoo!的新聞網頁上,不知道被哪個糊塗的員工誤植為小澤圓。』

berryfiel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昨天上午九點,「真夜中の彌次喜多」
再一次舉行記者會見,這回智也和七之助總算出席了。
在粉絲們膽顫心驚地度過兩個星期之後,
終於曝光的江戶時代造型讓大家都鬆了一口氣

berryfiel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The Artist’s œuvre

    Alfred Gell從藝術史的角度,提出 “The Artist’s œuvre” 的概念。所謂的œuvre,指的是成名藝術家的完整作品,所以在原意中,為某一件畫作所作的練習、草圖,都不算在œuvre的範疇;Gell在此要提出他自己對這個字的重新定義,œuvre不只是單一一件完整的作品,而是一個藝術家所有作品的總合,其 “完整” 不只在於一件成品的完善,更在於所有作品累積起來,能夠替現一位藝術家整體藝術生命和思想的寬廣度和豐富度。
Gell強調,藉由這樣的œuvre,我們能夠順著時間的軸,緩緩理出藝術家思考的脈絡,滲透他意識與認知的發展過程,這時候的œuvre,就是藝術家的 “extended mind” ,是其心靈的外在體現,像之前說過的:人在物之中,得以將自己完整實現。

berryfiel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