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403 (6)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我一直記得兩年前來到東京時,從羽田往新大久保的途上,窗外不時會見到滿開的櫻花,密實而富有層次的各種白色疊染著,風吹過時花瓣翩然飛旋,讓只是站在車廂中,只能驚鴻一瞥的我瞬間目眩神迷。一個扎實地撞上腦門的衝擊----這是日本,這是日本,我到日本了。



berryfiel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為什麼過了這麼久,埋在小盆裡的草莓還是沒有生長跡象呢?

事實上,她們入土沒有幾天,F就問我:「你的草莓真的還在土裡嘛?」
「怎麼這樣問……」我一邊澆水,一邊漫不經心地回她,心裡也有點疑惑,好像不該過了這麼久還不發芽。

berryfiel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我花了太多時間跟別人聊天。』我第一次這樣承認,第一次這樣說出來,然而這已經是累積了兩年以上的事實。我活著是事實,我是事實。腐臭是事實,怠惰是事實,空洞荒蕪是事實。

『每天晚上一上MSN,就要開四個以上的視窗跟人聊天。』雖然我喜歡聊天,但實在用去太多時間,也太累人,消耗太多精神。如果用在聊天上的時間,全都用來作文的話,我已經有足以塞爆兩個新聞台空間的文章量了。早上七點,我餓了,睡不著,又是死掉的一天。其實,《她掛點了》這個故事在說的是我,死掉的是我,雖然還在呼吸,還在寫,還在餓,還在冒青春痘,還在憤懣,還在持續衰老,但確實是死了,死透了,死得不能再死了。

berryfiel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任性」迷迭香,現在的位置在檸檬天竺葵身旁。

不論在哪裡看到的迷迭香,都乖巧地筆直往上生長,沒有像他這樣子隨意扭動、往四面八方伸展的,似乎他根本不在意光來的方向,每根枝椏各自有著不同的目標,向著不同的未來,作著不同的夢。

berryfiel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蹲在門口,把草莓暗紅色的果實剪開。

上個星期採下來以後,就一直躺在冰箱裡;形狀的關係,偏瘦長,扭曲著,分布幾處深陷的溝紋,我失去吞下他們兩個的興致。讓這種形狀有著很大缺憾的果實長大,是我錯誤的選擇嗎?

berryfiel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M. Taussig
PHYSIOGNOMIC ASPECTS OF VISUAL WORLDS
in 《Mimesis and Alterity : A Particular History of the Senses》

berryfiel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